Lee

空 • 尖

那船 • 那人 • 那狗 iPhone随拍

奥斯曼街头

觅 • 浪

痕 | [hén]创伤痊愈后留下的疤。iphone随拍

时间|截片

时间 | 截片

fanzhongyixiong:

编辑:试觉|正文:李阳|摄影师:李阳



导语:


时间和空间的依存关系表达着事物的演化秩序,我们无法阻止时间的流逝,但这并不能阻止我们驾驭时间。图像的力量如此强大,以至于它能将三维转化为二维,并截取时间的片段,创作出记录时间流逝的精美画卷。


展开思维,让我们打破时间与空间的概念。我们生活在千千万万个“截片”之中,不断的从一个“截片”进入到另一个“截片”,而无法回到前一个“截片”,而图像会不会是我们回不去的万千“截片”其中一个“截片”的再现。


摄影师沿成都二环,记录了成都二环的十二座立交桥。寂静的画面中空无一人,只有汽车飞驰而过留下的光线、夜晚楼宇间的光斑提醒着我们的存在,而这些光线是前几秒中或者前几十秒所留下的痕迹。我们可以想象为一部分回不去的“截片”的集合,而在这个集合中,我们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个作为个体的人的存在,只有林立的楼宇、“飞逝”的光线来依稀证明。我们想象,如果这个集合截取更长的时间,一分钟、一小时、一天、一个月甚至是一年,留给我们的画面会是什么样。


摄影师是影像的诠释者,不同的观者对于图像会有不同的解读。一位优秀的摄影师是艺术家更是哲学家,正如摄影师所说:“每一个出口都是一个入口”,图像留给我们的只能靠我们自己去体会。


正文:




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个时间的截片,我们从一个点进入到这个截片里面,都想找到一个出口,对于路的出口没有一个既定的点,于是选择路作为主题,每一个出口都是一个入口。




可能当初只是觉得是一组城市景观的照片,但是在持续的拍摄中越来越觉得这是我的一部分,不管是灯火的辉煌还是雾霾使城市变的灰暗,总是感觉到一丝亲切——这是我的城市,以这样的方式进入这个时间截片;进而是一种陌生感,这样的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奔波着各种各样的人,相互不认识,相互擦肩而过,不曾说一句:嗨。也不用说一声:再见。




自己很幸运的站在这里看到你们在这个截片中擦肩而过。从楼顶下来的我也汇入这混凝土的城市时,觉得这是我刚才拍到的路,好熟悉!但是又却不是我刚才在楼上看到的那些人,我又有幸和另外一些陌生的人擦肩而过,当我想从中找寻出口的时候又不自觉的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入口。




我们不停的在陌生与熟悉中轮回,从一个点进入再从一个点出去,每一个入口与出口都形成我们生活的一个截片,就像我再次回到某一栋楼顶用同样的设备同样的参数拍下同样熟悉景观时,又是另外一个不同的时间截片。






再见,十八梯。

围城。iphone随拍